悬疑灵异

九灵踏天 第十七章:有你有我

九灵踏天 第十七章:有你有我

虎霸天感觉身子一沉,感觉有东西贴在自己身上,再就听到耳边传来细小微弱的声音

“逃,快逃”

“小虎子”孟易笑着说道。

说完之后就没了动静,虎霸天回头一眼看到贴在自己身上的孟易,已经被炸的皮开肉绽,整个背部全是大大小小的石头钉在血肉之中,有的小洞甚至直接把身体穿透,鲜血直流侵透了虎霸天的整个虎背。

虎霸天侧了一下身子把孟易放下,看着闭着双眼,浑身血肉模糊,几乎快只有进气没有出气的孟易,瞬间怒气冲天,一道金光直插云霄,中间还掺杂着九彩之色,一股比坤鹏更为强大的气势灵压,瞬间以虎霸天为中心,犹如灵力风暴一样向四周急速扩散而去,撞击在四周的群山上,消岩碎石。

半个洞府都暴露在将要落山的夕阳之下,虎霸天满脸怒容,双眼煞红的盯着坤鹏。

“我要死你”

声音一改原来的调皮滑稽之气,变得庄重威严,用着君王对贱民的口吻说道,熟悉他的坤鹏也从未见过虎霸天有过这种气势,近几百年来对他的了解以为已经是莫过于自己,看来还是轻看了这个出生就有着虚妖修为的他,他身上还有太多的未知秘密。

坤鹏也是心思细致,直接把裂爆符扔向两人不知道会不会石沉大海,伤不到两人却失去一张保命的符纸,从鹰九那里花了极其大的代价也只换了这两张。所以出手比不能有所闪失,不然就得自己以身犯险,踏入那自己不知道有何陷阱,未知危险的森林之中。

而后的行动就是不直接用符纸攻击两人,而是两人的上方的岩洞,爆炸的冲击,以及掺杂的碎石,看着地上已经碎裂的原本在那个陌生人手里的石板,以及四周跌落折断的五个颜色的旗子,想必成功达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。

自己尝试迈出一步,眼前景象却是没有如刚才那样改变,还是眼前熟悉的被炸平了的画面,既然两人没有了这种隐藏手段,自己就可以快速击杀两人解决掉自己的心头隐患,自己强制提升的修为以及体内的隐疾,也即将压制不住,速战速决。

嘲笑了一下在地上看着孟易悲痛的虎霸天,先是冷笑一声,欲将出手,但陡然爆发的气势,以及虎霸天猛然看向自己时的血色历芒,震得坤鹏心里一惊,对方原本四百年不曾提升修为的对方怎么会爆发出这样的气势。

不管怎么样,不能让他继续提升,一定要提前出击杀了对方,但却发现自己在对方的气势之下,竟然无法挪动丝毫,好似身体已经不被自己的灵魂意识所驱使。

看着虎霸天不停攀升的修为,坤鹏面带疯癫之色,变了本体,展翅奋力欲要逃走,可在对方气势之下,还是未能如愿,愣是被对方的血色历芒以及气势镇压的无法移动丝毫,而且发现在刚起对方气势陡然的喷发下,自己已是重伤,近乎命悬一线,鲜血从嘴角形成一个细线流出。

“蝼蚁出身,低贱奴仆血脉,还欲伤我之子,当诛”一个不属于虎霸天的声音响起,苍老威严浑厚,仔细看去一个虚影中年在虎霸天头顶显现,模样与虎霸天相似。说完之后,一股魂力瞬间崛起欲击向坤鹏。

坤鹏看着对方出手,看来今天是要命丧此劫了,不过此刻心里还有疑问,为何当日众人合力击杀虎霸天时,该残魂没有出现,多想此事也是无意,但又不甘心命丧与此地,又发了疯了奋力伸展了一下翅膀,原本不可以行动的身体,瞬间出现在十几丈的高空中。

能够行动坤鹏心中大喜,也未多想直接掠空飞去。

“时机未到”虚影中年口中喃喃道,看了一眼已经昏死过去的孟易,以及还是满脸怒容两眼历芒直视前方的虎霸天,摇了摇头虚影慢慢淡化,慢慢消散在虎霸天的头顶,犹如从未出现过一样。

在虚影即将没入虎霸天天灵的时候,一只手即将透明了的手往躺在地上的孟易轻轻摆了一下,一丝乳白色的光线射线孟易,只见那乳白色的光线在孟易身上游走的同时,一些血肉正在慢慢愈合

孟易趴在地上气息微弱,虎霸天昏睡在一旁,四百多年的积攒也在这一次的刺激下激发了出来,真气自行周天循环,由慢变快的运转起来。

太阳开始已经渐渐没入了山腰,夜幕慢慢降临,林中的蝉声也渐渐的销声匿迹,鸟儿白天欢快的鸣鸟,也变成了零星的呜咽声,又过了大约一个时辰,明月挂上了枝头,原本漆黑的天空变的繁星点点,一闪一闪的眨着眼睛,空气也变得潮湿阴冷。

日复一日,太阳高挂,明月悬空繁星点缀,半个月过去了。

一人一妖,一个趴着,一个侧身相拥,就这样过去了半个月,坤鹏自那日惊走之后就没敢再回来,急速往内环方向掠去,在中途依靠自己的强大实力,又强行霸占了一个领主的洞府疗伤,伤势与修为境界都稳定之后,又继续往内环潜行未浪费时间多做停留,进了内环之后就隐诺了踪迹不知去了何处。

又过了几日,在又一个明月挂在枝头时虎霸天慢慢醒了过来,看到一旁趴着的孟易,背上的血肉已经愈合大半,气息游走尚在,刚悬着的一个虎心慢慢落下,然后轻轻抱起孟易向着虎洞方向慢慢走去,怕扯动了对方的伤口,所以没走一步都慎是小心谨慎。

深夜、回到了洞府,把那些大胆扰乱洞府的小兽驱赶了出去,而后抱着孟易轻轻的放入灵池之内,自己则盘腿坐在一旁慢慢闭上了双眼,洞内又变得寂静起来,只能听到一人一妖微弱的呼吸声,以及山风在洞口回旋的呜咽声。

又过了三个月左右,期间虎霸天并未出洞,就这样双眼微闭守着池内的孟易,用孟易嘲笑自己已经荒废了的妖识时刻盯着对方的状况,而且想了很多事情,从自己命危到被对方误打误撞认主,再然后帮着对方驱赶小兽,看着对方第一次修炼,誓言帮自己复仇,一路两人的嬉闹玩耍,看着坤鹏击杀柴狗道人与野猪道人,两人智斗坤鹏,再然后。。。。。

每每想到此处就嘀咕道“傻吗?救我?你那是杀我啊!不知道你死了我这个小虎子也活不成了嘛,我是你的契约宠物啊!”。内心虽然这么想,但想到此处眼睛就蒙起了水雾,自己也没想到一个主人竟然那么护着自己的宠物,或许对方根本没有把自己当作宠物,而是一起前行的同伴,或者是亲人。

修仙界修士有宠物的不在少数,而且有得会有很多,都是在战斗中驱使作为攻击手段或者防御手段,平时做为劳力使用的,而当作亲人为宠物而丧命的世间罕有。

虽然后来自己也跟着昏迷不知发生了何事,也不知坤鹏有没有被自己的暴走击杀死亡,但未发现对方的尸骨,只发现了地上属于对方的血迹以及角落处大片的羽毛。自身的修为在暴走的情况下激发了四百多年的潜在能量。

往年服食洞府内的四枚果子,还有很多其他的奇珍异果,潜在体内化作灵力不断的往内丹上供应,内丹在这将近四个月里涨了近乎一倍,近乎拳头大小。修为也由原来的虚妖三层突破到了虚妖九层,当真是厚积薄发,时至现在内丹还在增长修为还在精进。

又是过了三个月,已进入隆冬,山洞外早就飘起了鹅毛大雪,但山雾还是那么的浓郁。丛林的山兽也变得稀少都窝在自己的洞穴里冬眠,也就稀疏的能看到雪狐与白熊出来觅食。

虎洞内还是四季如春,不冷不热,虎霸天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,而躺在池内的孟易,血肉在灵力的孕育下已经长好如初,比以前更为细腻白嫩,原来紧闭的双眼慢慢睁开,虎霸天也在此时看向池内的孟易,一人妖相视而笑。

“小虎子”

心脏下壁心肌梗死
心梗造成心衰的原因
欣康片的功效与作用效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