军事

天域苍穹第二百六十四章南天凶星

天域苍穹 第二百六十四章 南天凶星!

“我可不需要你这样的朋友。”叶笑冷冷説道:“就你自己一人?”

黑衣人哈哈一笑

天域苍穹第二百六十四章南天凶星

,説道:“风君座眼力阅历非凡,看得出老夫本身修行的功法来历,却还是未能猜到老夫姓甚名谁。若是风君座知道我是谁,就会知道,老夫不管做什么事情,都是独来独往,从来无人做伴。所以风君座若是感觉能够杀死我……尽管下手就是,只要能杀得了老夫,风君座的秘密便不会泄露。恩,是吧叶公子?”

叶笑闻言一愣,顺口道:“哦?敢问阁下是谁?高姓大名?”

黑衣人傲然説道:“星辰万里,南面垂天,千秋霸业,百年孤独。老夫就是南天星你既能看破老夫的功法底蕴,想必也听説过老夫的名字吧”

单听这黑衣人的口气口吻,叶笑一定到自己报字号,不説立刻俯称臣,起码也得满脸惊诧,强烈震撼,连道如雷贯耳、皓月当空之类的惊叹词

不意叶笑凝目道:“南天星?没听説过,真的很有名气么?虽然你自恋的样子很傲娇,但抱歉,我真的没听説过

黑衣人闻言立时为之气结,冲冲大怒説道:“你敢説你没有听説过老夫?”

叶笑摇头:“的确没有,南天星…这名字真没听説过。你那四句诗号,虽然听起来似乎很有diǎn两下子,但实则……根本就是狗屁不通;尤其是后边两句千秋霸业,百年孤独,更是半diǎn儿文理也是不通;你以为你是皇帝?居然还叫唤千秋霸业?还是説你根本就是太监?居然还百年孤独……这般的生搬硬凑,真真是没文化,没知识啊……”

叶笑一边説,一边摇头,唏嘘。

似乎对于世间居然还能有这么没文化的土包子,而报之以天大的惊奇。

丨“没知识,真的很可怕啊”叶笑同情地问道:“你上过学堂么?”

南天星冷冷道:“我最后再问你一次,你当真不知,果真不知?”

“你很有名吗?当真不知,果然不知,确实不知,反正就是不知”叶笑撇撇嘴,不屑一顾的説道。

南天星阴沉沉的説道:“看来之前称赞你阅历不凡的説法我只好收回了但你怎地也应该知道,当初辰皇帝国一万士兵在黑松林神秘被杀的事情吧更应该知道,原本的八大家族之中的石家和明家,突然一夜之间被人夷为平地的事情吧?如果你连这个都説不知道,我只能给你另外四个字评语——孤陋寡闻实话告诉你,那两件事,都是老夫做下的”

平心而论,“南天星”这三个字,确实曾经威震寒阳,轰动大6。

当初南天星做下的许多事情,让许多人直到现在説起这个名字,都会忍不住脸色苍白,不经意的颤抖。

当真可説是凶名卓著。

除了他刚才説出的那两宗大事件之外,他更做下了不知道多少伤天害理的卑劣下作事情,但却始终无人能制,只能任由其肆虐苍生,猖獗尘寰。

偏偏南天行此人还有一个习惯,每次行事之时总喜欢先用自己的“威名”来震慑别人,然后再杀死。这种以名声压人的感觉,让他最爽。

当然,这也是他少年无名,一直到了五六十岁才成名才留下的“创伤”后遗症。

只是,对他而言自以为的“威名”,对其他人而言只是“凶名”、“恶名”

可惜,叶笑偏偏对这个名字却是真的一diǎn也不知道,无论威名恶名凶名,统统一概不知。

你南天行再如何的威名素著、恶名昭彰、凶名震慑,始终只针对局限于寒阳大6,説到底就只是一个天元境层次的人物,如何能入笑君主之耳,真正的何足道哉

当然了,就算是之前偶然知道了其人的“名气”,叶笑也绝对会説不知道的,因为叶笑现,这个南天星似乎对于别人知道还是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极为在意。

叶笑又怎么会让注定与自己为敌的人舒服起来?

不过,南天星刚才重diǎn提到其中一件标志性大事件,叶笑却是知道的。

因为二十年前那一战,非但震惊天下,更对辰皇帝国影响意义深远。

彼时正值辰皇帝国与草原部族交战,鏖战黑松林。

但,就在一夜之间,辰皇军方一万将士突然悉数死于非命,战局出现致命缺漏,导致辰皇帝国最终大败;数十万黎民百姓惨遭屠戮杀害。

到后来才知道根本原因,居然是那位将领得罪了一个据説是大人物的父亲,而那个父亲无能自行泄愤之余,叫来自己的儿子,为了出气,竟然冒大不讳将那位正在与敌人厮杀之中的将军与他的一万部下,以卑劣手段全部都杀得于于净净

叶笑之所以会对这件事情特别关注,却是因为叶天南曾向叶笑説过这件事情,以叶天南的沉稳,却也对这件事的始作俑者,恨之入骨,只是那凶手的真实身份以及下落最终成迷,不知所踪

现在意外得知,当年的罪魁祸,居然就是眼前的南天星

看着南天星铁青的脸,叶笑轻飘飘的问道:“你是哪一国的人?”

南天星的脸色顿时更加难看。

叶笑瞬时便已经猜出了结论,嘲讽道:“真没想到,居然辰皇帝国的本土之人,却残杀辰皇帝国的军队南天星,亏你还有面皮将这件事天天挂在嘴上……我告诉你,你这种人,就是王八蛋就是叛国就是数典忘宗你知道么

南天星冷笑:“我是修者,修者无国家界限何来数典忘宗之説”

“这句话説得当真不要脸。”叶笑缓缓diǎn头:“修者可以没有国,是不是可以説,修者也可以没有家?是不是也可以説,修者也可以没有父母,没有妻儿?所有的一切,都不在乎了?别人就算是宰了你的父亲,你也可以冷眼旁观漠不关心?”

南天星怒道:“你懂个屁那个将领正因为气到了我的父亲,我才将他和他的一万属下全部玩死我有什么错?若是修者连自己的家人都守护不好,还修什么修?”

他的声音中,竟然振振有词。似乎对于做下这件事情,乃是很有道理,正义站在他自己一边一般。

t这是第二更哦。t

友情链接